?
<del id="75rh3"><noframes id="75rh3">
<cite id="75rh3"><noframes id="75rh3">
<del id="75rh3"></del><del id="75rh3"><noframes id="75rh3"><del id="75rh3"></del><cite id="75rh3"></cite>
<ins id="75rh3"><noframes id="75rh3"><cite id="75rh3"></cite>
<ins id="75rh3"><th id="75rh3"><ins id="75rh3"></ins></th></ins>
<ins id="75rh3"></ins><cite id="75rh3"><span id="75rh3"></span></cite>
<ins id="75rh3"></ins>
<del id="75rh3"><th id="75rh3"></th></del><ins id="75rh3"></ins>
<cite id="75rh3"><span id="75rh3"></span></cite>
-->
王諍傳(連載五十三)
魯之玉 于致田 張伯義 2019-06-28 《王諍傳》
分享:


(中國自動化防空系統 劉川攝)

推進戰略指揮網自動化系統建設

20世紀50年代,美國建立了北美自動化防空系統,蘇聯也積極發展自動化指揮系統。王諍敏銳地預見到自動化指揮系統的發展在現代戰爭中的重要意義。早在1956年由周恩來總理親自主持召開的12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會議時,王諍任軍事電子學規劃組組長,他當時即提出,在發展航天事業的同時,要抓緊發展以防空自動化為龍頭,帶動計算機、半導體技術發展的建議,得到周總理的贊許,被列入規劃。

規劃確定之后,王諍提出以任務帶學科、以任務帶技術的方針,即把自動化防空系統的科研試制作為國防裝備的一項重要任務,規定完成時間,確定所需經費,以命令的形式下達。1959年11月25日,中央批準了這一工程,并成立了領導小組,王諍任組長。

王諍主動承擔這一涉及多學科、高技術與現代化作戰指揮相結合的復雜工程,當時引起許多非議,認為條件不具備,是吹大牛、放大炮、頭腦發熱。王諍堅信,方向對頭了,目標找準了,堅持下去就是勝利。他親自領導這一工程的攻關大會戰,組織了相應的專門科研機構,調動大多數工廠參與協作。圍繞這一龍頭的電子計算機、半導體、信號錄取、雷達、通信、控制等新技術的攻關,齊頭并進,出現了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經過幾年奮戰,各學科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其中,1966年完成了工程系統總體設計方案,并進行了模擬實兵引導、攔截試驗,取得了滿意的結果。不幸的是,十年內亂,項目停頓下來。1972年,王諍剛被解放出來,還沒有恢復工作,就急切地過問這一項目的情況,決心重整旗鼓,堅持再干。在王諍的組織領導下,訂出了具體目標,首先要在1974年前建成一個雷達團的情報半自動化自動處理中心,即建成由北京至承德線上雷達和機場的半自動情報傳送系統的試驗線路。這一任務得以按時完成。試驗證明,防空自動化系統的總體設計方案是可行的。

1974年,在王諍的倡導下,四機部與空軍聯合召開了自動化防空系統工程會議,整頓恢復了自動化防空系統的研制工作,使這一工程納入了正常的計劃和工作渠道。1975年,當王諍得知法國可以向我出售其空中交通管制系統的全套設備和技術時,立即抓住這個機會,商請有關部門報告國務院、中央軍委,請求批準進口這一系統。王諍認為,這一系統雖為民用,實際上是軍民結合的較先進的對空自動化指揮系統。對類似的設備,美國是封鎖很嚴的。這一系統引進后,在北京至南京之間安裝使用,一次試運行成功。通過對全系統的資料分析,證明這套設備系統對我防空自動化指揮系統的研制起到了借鑒和促進作用。

經過幾年的實踐,王諍認為,研制我軍戰略指揮網自動化系統工程的條件已經具備,因而向中央提出了研制這一龐大系統工程的報告,報告于1978年1月得到批準,成立了國務院、中央軍委戰略指揮網自動化工程建設領導小組,由王尚榮、王諍牽頭。領導小組成立后召開了幾次大的協作會議,制訂了近期和遠期建設規劃,確定了以建立自動化指揮專用保密電話網、公用自動電話網、自動化數據交換網、自動化情報傳遞網、作戰文書自動化處理系統等具體項目和內容,安排了科研試制所需設備,下達了關于建立空軍一個雷達團防空自動化情報傳遞處理系統,以及北京軍區至二連地面部隊情報自動化傳遞處理系統的試點任務。

王諍在四機部組織了一個強大的技術攻關領導班子,全面指揮協調有關研究所和工廠的攻關研制工作。這時,王諍已經知道生命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醫生在會診時,不知道他懂英語,用英語交談他的病情,全被他聽懂了:癌癥晚期已擴散)。他找有關人員多次強調以下間題:這是一個花費很多的國防工程項目,一定要嚴密組織,少走彎路,減少浪費;這是一個戰時黨政軍共同使用的指揮系統,平時由軍隊牽頭建設,戰時要保證黨政軍的統一指揮;對于通信規范,諸如碼元標準、數據標準、圖文格式、漢字化標準、詞匯標準、圖文傳輸標準、錄入讀出標準、各系統的接口標準等等,必須是黨政軍絕對統一,不能各搞一套;整個系統的硬件設備,必須能兼容通用;要解決好遠程警戒雷達,解決好在戰場上對車輛、部隊活動的偵察雷達,不然情報來源就困難;要大力發展聲、光遙感技術,在第一線建立遙感偵察站,以增強地面偵察的及時性與可靠性;要大力發展紅外技術、激光技術,擴大各種兵器自動控制的使用范圍;要大力加強戰略及電話保密機的的研制;要大力發展大屏幕顯示技術;要大力發展計算機技術,這是自動化指揮的核心;要大力發展通信和自動化管理技術,這是整個自動化指揮系統的基本保證條件等等。王諍對上述眾多重要的技術攻關項目,分別作了落實安排,反復強調四機部要全力以赴,作為頭等重要任務抓緊抓好。

王諍對我國戰略指揮網自動化系統工程的建設,從提出建議、審批方案、組成方案論證、項目落實,到許多重大決策的制訂,嘔盡了心血。王諍未能見到這項龐大系統工程的完成,但他為我軍戰略指揮網自動化工程的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他的這一強烈愿望已經變成現實。

(未完待續)

色女孩,XX色综合,色情综合,情色网站